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西甲 >正文

戏精女配[快穿]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81.081 七零年代有点甜(1)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惠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这就尴尬了……

    知青虞春生更是一脸见鬼的表情, 很快又脸色羞红, 转头走了。

    “元素, 你不喜欢虞春生了?”

    “我说过了, 我瞎病治好了。”

    “可……”哪有人这样干脆, 说不喜欢就不喜欢的?之前还那么迷恋虞春生,有东西第一时间给虞春生吃,虞春生生病, 元素把家里的白糖包了给他冲水喝, 鸡蛋都舍得往外给,简直比养儿子还周全。

    宗玉香就是觉得元素理智的不对劲, 急忙劝道:

    “其实虞春生也不错, 大城市来的,人长得也俊,还会写诗,给你写的那些诗我看着都羡慕。”

    元素眯着眼看她,宗玉香被看得眼神躲闪, “怎么了?”

    “玉香啊,你好像很希望我和虞春生在一起?”

    “没……我就是看你喜欢他。”宗玉香笑得很干。

    元素似笑非笑, “既然他那么好,不如你就留着吧!”

    “你开什么玩笑?”

    元素盯着她,像是要看到她心里,宗玉香是原身同村好友, 这人看起来特别热情, 好像处处为人着想, 可要是细细分析起来,这个人可有意思的很,前世元素虽然喜欢虞春生,却并没想早早和虞春生发生关系,宗玉香一直背后撺掇她,说虞春生长得帅,不上床把他给拿住,他肯定要被别人抢走的,原身耳根子软,一开始没同意,被宗玉香劝了几次,也就上心了,谁知俩人刚有关系,恢复高考的通知就下来了,后来元素怀孕,宗玉香又“不经意”把元素怀孕的消息透露出去,以至于元素的名声彻底差了。

    元素不能把一切都怪罪到宗玉香身上,到底是原身糊涂了些,否则也不会把日子过成那样,可她活了几辈子,看多了宗玉香这种人,看似人情处处为朋友着想,实则很嫉妒朋友,经常在朋友耳根撺掇,巴不得朋友过上不好的日子。

    “元素……”她有些心虚,“你为什么这样看我?”

    “没有,就是觉得你和虞春生挺配的。”元素笑笑走了。

    -

    下面几天,虞春生来找元素,元素都避而不见。

    虞春生想找机会拦她,都被元素躲掉了,有几次元素看到宗玉香跟虞春生嘀咕着什么。
癫痫治疗好的方法有哪些
    她也没放在心上。

    元素的嫂子姜小桃正在坐月子,家里添了个孩子,每个人都忙得手忙脚乱,元素九点多下工回家,姜小桃正在给孩子喂奶,见了她急道:

    “元素啊,你看贝贝的眼和脸怎么还这么黄?”

    元素瞅了眼贝贝,贝贝出生后皮肤和眼睛都很忙,应该是黄疸,只是这个年代村里的医术不发达,也没地方看病,姜小桃第一次生孩子实在着急,生怕贝贝得了什么大毛病。

    “嫂子,不要紧的,就是黄疸而已。”

    “黄疸?”

    “是啊,贝贝的黄疸是出生就有的,不是病理性的,你只要给孩子多吃多喝多拉,再多带她晒太阳,慢慢就会好的。”

    “是吗?”姜小桃疑惑:“你怎么知道的?”

    “书上是这样讲的,嫂子我给孩子多喂点水,再带她出去晒晒太阳。”

    “哎!”姜小桃颇觉意外,感恩地看向元素。

    这个小姑子平常话不多,跟她也不亲近,回家后更是不愿意帮她带孩子,这是破天荒第一次,竟然主动帮她哄孩子,还说的一套一套的,说什么不是病理性的,也就是孩子没大问题了?姜小桃也不知道怎的,莫名相信她。

    元素给孩子喂了不少水,后世喂养孩子不主张喝水时加糖,但这年代物资缺乏,孕妇都没东西吃,奶水也没什么营养,孩子不肯吃喝一直这样下去也是问题,元素便捏了点糖在水里,孩子咕噜咕噜喝了大半碗水,没多久就尿了,看得她实在是高兴。

    “素啊,你怎么带贝贝出来了?外面风大!”周红梅生怕女儿不知轻重把孙女给冻感冒了。

    “妈,这里没风,我带贝贝晒太阳呢,多晒太阳黄疸才会好。”

    “是吗?你意思是她这黄皮能自己退了?我本来还想带她去医院看看的。”

    这年头医院水平不行,路途遥远,大部分人是走路去看病,孩子受不起颠簸。

    “妈,不用的。”

    “可是她很久都没好,我怕……”

    “不碍事。”元素很笃定地笑道:“黄疸而已,只要不是病理性的问题都不大,多喝多吃多拉,多晒太阳!最多一个星期就会好转的,妈你放宽心,你的任务就是给我嫂子多做点好吃的,让奶水充足点,孩子多吃就好了!”

    连云港青少年癫痫病治疗;“是吗?”周红梅笑了,“你这孩子没生过孩子,怎么比妈都懂?”

    元素赧然,“妈我是书上看来的。”

    屋里姜小桃听着婆婆和小姑子的对话,不觉笑了,她原本担心生了闺女婆婆会嫌弃,毕竟村里人都重男轻女,男孩养大了是劳动力,女孩养大了不能干重活,没儿子家里都会被人欺负,她当然希望是男孩,谁知婆婆倒是难得不重男轻女,对小姑和孙女都不错,而小姑也拼命让婆婆给她做好吃的,让她心里暖烘烘的。

    姜小桃笑笑,觉得过日子能这样就很好了,真要遇到那种小姑子不讲理,婆婆天天找事的,烦都烦死了,这样哪怕穷点心里也乐意。

    下面几天,姜小桃听元素的话,给孩子多多喂奶喂水,五天之后,孩子的黄退了很多,眼球也不黄了,皮肤变白后,小姑娘瞪大眼睛滴溜溜打量所有人,别提让人多喜欢了。

    元素一有空就帮姜小桃带孩子,说是让姜小桃好好休息把身体调理好,让姜小桃感动坏了。

    原本孩子都满三周了,村里人坐月子都坐不满,要出去帮家里赚工分,很多人农忙时甚至这边生完孩子那边就下地干活,姜小桃要去地里帮忙,被元素严肃拒绝。

    “等出了月子,再提赚工分,你这身体养不好,以后会落下毛病的。”

    姜小桃一赧,“真要坐满了,人家会议论说我娇气的。”

    “别管别人怎么说,反正你现在的目标就是养好身体,给贝贝喂奶。”元素哼笑。

    周红梅听闺女这样说,也就附和下来,这不,姜小桃在家休养了很久,她娘家娘过来,见她在家跟千金小姐似的,不下地干活,只带带孩子,连饭都不用给公婆做,直说她福气好,嫁了个讲道理的人家。

    “主要是我小姑好,一直说坐不好月子对女人身体损伤大,孩子黄疸也是她看好的。”

    “你小姑?”印象中是挺内秀的人,不咋地说话,娘家娘笑笑:“那敢情好,看不出这姑娘话不多,人还挺心善的。”

    “她爱看书,说是书里看来的,妈,这有知识的人跟没知识的就是不一样。”

    “那可不,你摊上这种小姑子也是命好,你姐的小姑子在她刚生下孩子时就话里带刺,说她吃干饭的在家不干活,你姐脸皮薄刚生完一周就下地了,这会天天腰疼。”

    姜小桃不觉庆幸,虽说公婆也明白事理,可家里都要揭不开锅,养她和孩子两个闲人,压力也不小,要不是小姑子,她真不可能这样闲着,一时间对元素充满感恩。

    -

  北京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  “元素。”宗玉香在门口喊:“你出来一下。”

    周红梅看出去,就见虞春生站在门口林子里,她皱眉:“闺女,你还跟那个知青有来往呢?别怪妈多嘴,这年头的知青没几个有责任心的,一旦可以回城,你看着好了,谁愿意待在这乡下地方,娶个乡下老婆?”

    “妈我知道的。”

    “那你还跟他联系?”

    元素搪塞几句跟虞春生一起去了野地,虞春生盯着林元素,林元素头上披着围巾,把半边脸都包住了,身上那件红棉袄又大又笨,脚上还穿着黑棉鞋,更重要的是,她还总是自以为很美地擦着脸油,以为自己很时尚,殊不知真是土毙了!他虞春生好歹也是知识分子家庭出生,怎么会看上这么土的村姑!这种人跟城里姑娘比真是差远了,要是不是有个知青家里有关系,说现在各地知青都在抗议,要求回城,还有人想参加高考,说是领导人已经开始商议,迟早要通过的。

    他必须把工作做在前面。

    可问题是他父亲被打为臭老九,家庭成分不好,就算有机会走,也免不了要村里干部签字,证明他的精神面貌没问题,钱元素家虽然是农民,奈何钱元素大伯在村子当干部,有点小权,要是能把这女人拿下,让她去帮着劝说,等有机会回城,他一定能办到证明的。

    “元素,你怎么不理我?你知道这几天我有多难过吗?”虞春生一脸焦急。

    元素盯着他片刻,忽而叹了口气:“春生哥,也不想不理你,但是……”

    “但是什么?”虞春生急了,以往林元素经常送鸡蛋给他吃,可这都好几天没送了,村里的饭都能照人影,他根本吃不饱,没有鸡蛋,没有糖块,他日子很不好过。

    “但是……但是我们根本不配啊!”

    虞春生一愣,“元素你怎么会这么说呢?我从没嫌弃你是农村人,也没嫌弃你土,更没嫌弃你没文化,我只是你很自卑,但我们的爱情是真诚的!”

    自卑你妹!

    元素低着头,“春生哥,有件事说出来我怕打击你。”

    “什么?”

    “就是……我喜欢的人不是你。”

    虞春生脸白了白,没明白她的意思,当初不知道是谁跟在他身后,嘘寒问暖套近乎,他虞春生是城里人,受过很好的教育,高中毕业,才貌双全,她这样的村姑,送给他他都懒得要,可她竟然说喜欢的人不是他,这不是开玩笑嘛?

    “元素你可别胡说,你之前天天给我送鸡蛋和糖…云南治癫痫病哪家好…”

    “那是看春生哥身体不好。”

    “那你还接受了我的诗……”

    元素低头,“春生哥给我写诗,我根本看不太懂,什么你是我的柴鸡蛋,我就不明白了,我跟柴鸡蛋有什么关系?但我也不好意思说,这事本来就是误会,我知道春生哥很骄傲要强,我怕说出来打了你的脸,但说实话,我喜欢的人根本不是你,我只是想通过你去接近他。”

    “你的意思是你喜欢的人也是知青?和我住一起?”

    “差不多吧!”

    “是谁?”

    “就……这是个秘密,反正不是你!”

    反正不是他!虞春生羞愤难当,他一直以为钱元素喜欢的人是他,要不是喜欢他干什么天天给他送东西?而其她经常偷看他,干活吃饭时都爱看,村里所有知青都知道村花林元素爱上他了,经常开玩笑拿这事打趣,虞春生享受着这种被人喜欢追捧的感觉,更别提在这物资缺乏的地方,元素经常会给他送东西,既然有好处,不占白不占。

    但在他心里,他一直觉得他们根本不配,元素这种村姑怎么能配得上他呢?

    他想好了,把林元素骗到手,让她帮他回城。

    女人一旦被男人骗上床,就会死心塌地跟着这男人。

    谁知……

    从头到尾都是他在自作多情,人家根本不喜欢他!亏他还在这想办法套路元素,殊不知村姑又如何?人家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被一个村姑嫌弃,虞春生脸色很难看。

    他浑浑噩噩地走了,回去后躺在床上很久,一来想着没有钱元素,以后找谁给他铺路?二来盯着边上的人,看看钱元素到底喜欢谁!

    一来二去,他就把视线落在了残疾的贺伦身上。

    -

    一早,元素路过知青的宿舍,正要走,忽然听到屋里传来碗打碎的声音,元素赶紧进去,就见一个男人正躺在床上,艰难地挪动着身体。

    地上有一个碎裂的碗,水洒了满地,显然是男人想喝水谁知没拿稳,把碗打碎了。

    见元素蹲下把碎碗捡起来,擦干地,他有片刻惊讶。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