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单机 >正文

六零军嫂有空间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467章 又害人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惠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周放看了眼丝毫不觉得愧疚的许爱红忍不住道,“这样会不会不好?你现在既然手里有钱,那些人的房子都没了,你若是不把钱给他们,咱们以后怎么活呀?”

    许爱红闻蹙眉,脸不高兴道,“我自己都自身难保,哪里管得了他们?”

    “周放,难道在你眼里,我还不如那些陌生人重要?”

    周放讪讪笑了笑,“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

    不等周放说完,许爱红就打断他的话,“周放,我只问你,你到底跟不跟我走?只要你跟我走,我保证,我们两个以后肯定能过上好日子。”

    周放现在跟许爱红说话都感觉浑身难受,看到许爱红就跟老鼠看到猫似的,恨不得距离许爱红远远的,他怎么可能会跟许爱红走呢?

    于是周放再次拒绝道,“爱红,真的对不起,我必须要给我爸妈养老。”

    周放有好几个哥哥养老,根本就用不着他,周放的爸妈也不太把这个儿子放在心上,所以周放在家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只能住在常明安家里。

    周放对父母的感情也不是很深,他说要给父母养老,纯粹是糊弄许爱红罢了。

    许爱红又不是傻子,她对周放的情况也有些了解,知道周放这是在敷衍她,心中不悦,但还是一脸遗憾道,“既然你不想跟我走,那就算了,只希望你能够遵守你的约定,不要把那件事情说出来。”

    周放见许爱红不再逼迫他,顿时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放心,我保证不说出去。”

    许爱红感激道,“周放,这事多谢你了,以后我就算离开了京城,我也不会忘了你的。”

    周放扯了扯嘴角,想说让许爱红早点忘掉自己,可他又不敢,只能扯扯嘴角,点了点头。

    夏至晚上睡觉的时候,躺在顾北城怀里,一脸沉思。

    顾北城见夏至有些走神,不禁笑着问,“怎么了?”

    夏至回过来神,看了看顾北城,然后道,“我觉得,赵大光死得有些蹊跷。”

    顾北城刚开始并没有在意,随口问道,“他不是被大火烧死的吗?怎么会蹊跷?你发现了什么证据?”

    夏至叹口气,然后说,“我新店开张的时候,许爱红指使人在店门前泼了一桶粪便,想要恶心我。”

    夏至还没说完,顾北城就生气道,“许爱红到现在了还不老实,真是欠收拾。”

    顾北城说完又道,“媳妇儿,我明天就给警察局打电话,让他们好好教育教育那个许爱红。”

    夏至笑着拉住顾北城癫痫病的治疗费用大概多少的手,安抚道,“你别急,我当天就已经打电话了,让公安把她好好训了一顿。”

    顾北城听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只要自家媳妇儿不吃亏就好。

    夏至又道,“但是我发现,许爱红和一个年轻人的关系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不同寻常?”顾北城问道,“这话什么意思?”

    夏至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顾北城,然后低声道,“就是,就是许爱红可能外面有人了。”

    顾北城一听脸都黑了。

    夏至见顾北城没说话,继续说,“许爱红几次三番来找我麻烦,我就想给她一点儿教训。”

    “那天赵大光从店里离开之后,那个年轻人就去了服装店,然后我就让人故意把赵大光叫了回去。”

    “许爱红店里平常没人,当时只有她自己,赵大光和那个年轻人在店里。

    后来店里就起火了,许爱红和那个年轻人跑了出来,赵大光去死在里面,我觉得这件事情太过巧合。”

    顾北城听了,也忍不住拧眉道,“你的意思是?”

    夏至道,“赵大光回去是去捉奸的,若是他发现许爱红背叛了她,肯定会大吵大闹,可当天服装店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

    顾北城听了,想了想道,“你确定,许爱红和那个年轻人真的?”

    夏至肯定的点头道,“我确定。”

    “事情发生之后,我让人去调查了那个年轻人,他叫周放,是个无业游民,也不算什么坏人,就是仗着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到处勾搭女人,骗女人的钱。”

    顾北城有些厌恶周放这样的男人,就道,“小白脸儿?”

    夏至点头。

    顾北城想了想道,“这件事情确实有些奇怪,我会让人好好调查一番的。”

    顾北城搂着夏至说,“睡吧,别想了。”

    夏至点头道,“嗯。”

    这天早上,房东还有那些工人再次来找许爱红要钱。

    许爱红的态度非常好,笑着对众人说,“各位大姐,你们也知道,这两天我都在变卖家里的东西,就是为了偿还大家的债务,我没有想要赖账的意思。”

    房东和那些工人听了,也都点点头,表示认可和理解。

    许爱红叹口气道,“但是大家也知道,变卖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想请大家再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等我把货全部处理了,立刻还钱。”

   &杭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呢nbsp;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许爱红?

    许爱红可是脱了很长时间了,每次来找她都要不到钱,大家也急。

    许爱红见众人不说话,立刻道,“大家放心,我家就在这儿,我肯定跑不了,我手里有钱了,立刻还给大家。”

    许爱红说的话也有点儿道理,众人商量了一下,也就答应了。

    许爱红见众人走了,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转身回了屋,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打算跑路。

    顾芳华进屋,见许爱红在收拾东西,忍不住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许爱红敷衍道,“屋子太乱,我收拾收拾东西。”

    顾芳华道,“你不是已经把那些衣服和缝纫机都卖了吗?有钱的话,就赶紧给人家,不然的话,他们总来要账,咱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许爱红这次离开,根本就没打算带着顾芳华。

    顾芳华年纪大了,母女两个感情也不深,许爱红才懒得带她,她走了,那些人的怒气就会发泄到顾芳华的身上,总得找个背黑锅的不是?

    晚上,许爱红再次去找了周放,这次许爱红小心翼翼的藏在常明安家附近。

    常明安跟女朋友出去玩儿了,天黑了,周放打算骑着自行车去吃顿饭。

    常明安这个好哥们儿对周放是真不错,知道周放没地方住,就让周放住他家。

    周放住在常平安家里就算了,总不能在人家家里吃吧?

    这年头谁家都不容易,所以周放每次吃饭,都是出去吃。

    许爱红看到周放独自一人从常明安家里出来,大街上此时也没什么人,这才小心翼翼的从黑暗中走出来,站在路灯旁,冲着周放招手。

    周放正打算去吃饭,忽然看到许爱红,眸中顿时闪过一抹厌烦,但还是走了过去。

    许爱红看到周放立刻高兴道,“周放,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向你告别的。”

    周放心中一喜,看着许爱红道,“你要走了?”

    许爱红点头,目光不舍的看着周放,“周放,你是我许爱红第一个喜欢的男人,我这次离开京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回来的那一天,咱们俩人恐怕这辈子就再也不会见面了,所以临走之前,我想来看看你。”

    周放一听许爱红要走了,心中的厌烦少了些许,不禁多了几分耐心嘱咐道,“你一个女人,一个人在外也不容易,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许爱红一脸感动的点点头,然后又道,“周放,我这都要走了,你能不能陪我去个地方?”

    邯郸羊癫疯医院有哪些;周放听了不好拒绝,就问,“什么地方?”

    许爱红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紧接着许爱红就坐上了周放的自行车,在许爱红的指引下,两人很快来到一个小公园的湖边。

    周放停下自行车,见周围黑漆漆的,昏黄的路灯映射出两人交叠的身影,四周寂静无声,只有燥热的蝉鸣,在黑夜里依旧鸣唱,声音嘈杂,惹人心烦。

    周放不解,“你为什么想来这里?”

    许爱红伸手拉住了周放的肩膀,柔声道,“我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玩儿,现在要离开京城了,来这里看看,以后也好作一个念想。”

    周放点了点头,没说话。

    许爱红却主动道,“周放,我以前听你说你不会游泳,小时候没学过吗?”

    周放听了,哂笑一声,说道,“我家里穷,每天都在为填饱肚子而想尽办法,像我这样的小孩子,哪有时间和精力去学什么游泳?”

    许爱红和周放来到湖边,许爱红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感叹道,“是啊,我们这一代都不容易啊。”

    周放也不知道许爱红到底要说什么,就站在那里不说话。

    许爱红却幽幽道,“周放,你真的不能跟我走吗?”

    许爱红问的次数多了,周放现在也算是应对自如,当即道,“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我不想离开京城。”

    还有一句话,周放没说,那就是他不想跟许爱红这样一个杀人凶手在一起。

    许爱红见周放拒绝了,中也没有什么诧异之色,她只是想给周放最后一个机会罢了,可惜周放没抓住。

    两人站在湖边都没说话,许爱红忽然把脑袋靠在周放的怀里,周放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就想把许爱红给推开。

    许爱红却可怜巴巴道,“周放,我都要走了,你就不能让我再抱抱你吗?”

    许爱红这么一说,周放倒是不好意思再把她给推开。

    此时两人距离湖边极近,湖边也没什么栏杆,就在这时,许爱红忽然指着身后道,“常明安,你怎么来了?”

    周放下意识的扭头去看,就在这时,许爱红眼中狠辣之色一闪,用力把周放狠狠的往湖里一推,周放一时不防,倒退几步,失足跌入湖中,扑通一声,掀起一阵巨大的水花。

    周放落水后,狼狈的在水中挣扎,嘴里大声呼喊,

    “救命!许爱红,你想杀人灭口!”

    “救命啊,救命啊”

    许爱红站在岸边,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专业一脸冷漠的看着周放在湖里挣扎,脑袋起起伏伏。

    这个地方是边缘,湖水最深的地方,差不多有两米,周放虽然个子很高,也不过1米75左右,双脚根本就到不了底。

    四周一片寂静,大晚上根本就没有人来这里。

    周放感觉到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惊恐大叫,“许爱红,你救救我,我愿意跟你走,求求你了,救救我!”

    “许爱红,你不是喜欢我吗?快救救我!我不想死。”

    许爱红看着周放,语气卑微的哀求自己,眼眸中却没有丝毫的波动。

    “周放我之前是真的挺喜欢你,可惜”

    “我不能给自己留下把柄!”

    “怪只能怪你自己不肯跟我走,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安心的离开。”

    许爱红心里清楚的明白,此时周放说这样的话,不过是希望自己救他吧了,他心本就没有自己,甚至恨不得离自己远远的。

    许爱红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隐患,周放虽然说过会保守秘密,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会真正的保守秘密。

    许爱红信不过周放,所以为了以绝后患,只好把他也给杀了。

    周放求救的嗓音越来越低,直到最后慢慢沉入湖底,再没了任何的声响。

    许爱红抬头看着天空,明亮的月亮,她心里明白,此时的周放已经死了。

    但为了以防万一,许爱红还是站在原地,差不多有十分钟。

    周围依旧寂静,湖里也没有传来任何的声响,许爱红才笃定,周放死定了。

    然后他把周放自行车也推进了湖里,扑通一声,自行车坠入湖底,许爱红这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现在已经将近晚上10点,没有人知道她去找过周放,更没有人知道,周放跟她来过这里。

    许爱红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顾芳华打着呵欠要去睡觉,见许爱红回来了,连忙问,“你去哪儿了?”

    许爱红看着顾芳华,难得没有发脾气,说道,“心里烦,出去走了走。”

    顾芳华也没在意,抹了把眼角的泪,说道,“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许爱红点了点头,然后回了自己房间,一直等到晚上12点,许爱红确定顾芳华睡熟了,这才拿起白天收拾好的包裹,带上所有的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六零军嫂有空间》,“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