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公务员 >正文

清穿我想嫁给你最新章节_ 第四十一章 再会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惠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其实,我……”塘钰刚张口,红烛嗤的一下燃到尽头,猛闪一下就灭了。突来的黑暗笼罩了整个房间,屋子里顿时又静了下来,塘钰欲出嘴的话,又吞了回去。

    “天色不早了,我回屋再睡一会,天亮再过来看你。”婉清扬起身欲走。

    “别走……听……我讲讲兰溪!”黑暗中塘钰祈求道,声音紧张的有些颤抖。

    婉清扬欲动的步子微迟疑了下,一幅幅琐碎的画面在脑海里萦绕。

    婉清扬没有吃小哥妻子的醋,自知之明和理智占了上风。不管能不能回家,她不想让自己未来的路难走。

    她自私,胆小,在塘钰面前很自卑,她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资格接受这份感情。只是忍不住又回了头,虽说屋外繁星点点,屋子里却一片漆黑,也看不清塘钰脸上的表情。

    “改天的,等你无事时再讲给我听!”婉清扬淡淡地留下一句话,留下一室冷清,抬腿,离开。

    塘钰要跟她说什么?婉清扬摇摇头,不敢再往下想,摸着黑回到自己的房间。炕上丫鬟已经铺好了被,炕也是烧过的,还有余温。自己庆幸了下,胡乱的脱下衣服,一头便钻进被窝,只感觉脑子里混混乱乱,不敢再想其它。

&羊羔疯如何治疗才正确nbsp;   只是被里的暖却抵不过身上的冷,婉清扬不由得蜷成一团,瞪眼望着这漆黑的长夜,迟迟没有睡意。

    另一个房间,塘钰久久没有睡意。其实他想跟婉清扬说:他已放下兰溪,在梦中已跟她做最后道别……

    塘钰身体素质好,恢复很快,没几日痘疹便消了,无形中众人又将婉清扬的医术神话一翻。

    那日夜里的事婉清扬没有再提,塘钰几次开口也被婉清扬委婉挡了回去。

    仿若没有发生,只是错觉,婉清扬和塘钰又恢复了往日相处的样子。

    婉清扬为这样的结果感到庆幸,只求顺其自然,不再敢想其他。

    “姑姑!姑姑!姑姑留步,姑姑再多住几日!”奉天将军见婉清扬和塘钰向他辞行,连忙上前挽留。

    婉清扬头疼:不管怎么说,你奉天将军府也是个是非之地。塘钰身体已经康复,你们家各位小太太瞅她的眼神和瞅塘钰的眼神都有些不对,还是抓紧跟塘钰走好。

    塘钰正色道:“红禄少爷病已无碍,晚辈孝期已满理应回京赴职,多待几日未免朝廷方面过意不去,望将军多多谅解。”

    “那姑姑再多住几日如何?下官与姑姑相识恨晚,红禄这苦命的孩阳泉羊羔疯治疗医院子对姑姑像是对亲额娘一般。姑姑这一走,不光下官心如刀绞,可叫我这苦命的孩子如何承受呀!”奉天将军又捶胸又跺脚,驴唇不对马嘴的说,样子滑稽极了。

    “将军说笑了,孩子小还离不开额娘。老夫人还在前方等我们汇合,待他日有机会路过将军府,定来叨扰!”婉清扬委婉道,不给奉天将军留任何插话的余地。

    奉天将军见婉清扬言辞决绝,倍感遗憾,直叹气说:“也罢!也罢!姑姑和末将本就初识,他日有缘必会相见,望姑姑不要忘记下官就好!”

    奉天将军越说越伤感,无奈向身后喊道:“来人呐!快把本将军给姑姑准备的礼物奉上来!”

    礼物?银子和金银珠宝这几日婉清扬也收了不少,这临行还有礼物,婉清扬这激动的顿时就有些眼珠子往外冒。

    见婉清扬如此,塘钰在一旁又恨铁不成钢的狠狠瞪了她一眼。

    两个小兵端上来两大托盘衣服,婉清扬眼角一扫,里面居然还有两件皮草:一件狐皮坎肩和一件貂皮大氅。

    过冬衣服有了不说,居然连貂皮都有了,真心稀罕!婉清扬这颗东北人貂皮的虚荣心顿时就涌了上来,看奉天将军的眼神瞬间柔和许多。

    塘钰一脸鄙视,直勾勾的瞅着婉清扬还要做出如何举动。

  九江癫痫病哪家好;  “姑姑!下官来不及为你多准备,都是些临时选购的。本想等过两天天冷了再送给姑姑,可是这姑姑今日却走,千万不要嫌弃!”只见奉天将军转而低声含情脉脉的说:“姑姑穿在身上,如同下官在身旁陪伴一般,下……”

    婉清扬一听忙愣住,不知该如何接话。

    “好!晚辈先替姑姑收下!”塘钰不等将军说完,忙打断。就接过衣服,不理婉清扬大步流星的就走出了大门。

    婉清扬见塘钰有些生自己气,忙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姑姑!末将料理完府内事务,他日定会前去拜访,姑姑一定要等着下官呀!”这奉天将军是边往外送,边连连低声对婉清扬说,听得婉清扬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婉清扬听罢只得无奈的对他应声说“好!好!一定,一定!”心想:这感觉怎么跟猪八戒高翠兰似的,你可别去找我,我可不知道怎么接待你!

    “姑姑!姑姑!”一阵稚气声,红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红禄一路小跑的从府里跑来,跑得是呼哧带喘的累得不行。跑到身前一把便将婉清扬抱住:“姑姑,为何要走?红禄舍不得你!”

    婉清扬见状安慰道:“姑姑家里还有个与你一般大的弟弟,弟弟想姑姑,姑姑这才急着赶回去。”

&nb治疗癫痫病要注意什么sp;   红禄见状,撅起小嘴道:“可红禄依旧觉得头有些热,还离不开姑姑。”

    “热?让姑姑看看!”说完婉清扬不由分说就在红禄脑门上狠狠亲了一口,亲完若无其事道:“哪有?姑姑觉得红禄温度挺正常!”

    红禄虽说只是幼童,但在古人眼里这可是明晃晃的大尺度、限制级,塘钰和奉天将军见状不禁都觉得有些辣眼睛。

    红禄小脸被婉清扬亲得紧张的通红,稚气道:“男女有别,姑姑为何要亲我?难道要嫁与红禄做老婆不成?”

    听罢,婉清扬不禁“噗呲”一笑:“那紅禄你快些长大,姑姑我慢些变老,我们两也不是没有有可能!”说完婉清扬觉得红禄可爱,又在红禄脸上亲了一口。

    红禄见婉清扬如此说,小脸兴奋的不行,开心道:“那我让姑姑做我的大老婆,等我长大就过去娶你!”

    看来好色这基因是遗传的,婉清扬瞥一眼奉天将军道:“将军,那我就先被您儿子定下了,我们后会有期!”说完不理会奉天将军铁青的一张脸,朝红禄挥了挥手和塘钰离开。

    奉天将军哑巴吃黄连,被自己儿子搅的也不好再上前乱缠,只好以礼相送他们二人离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