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意甲 >正文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第2022章 找上门来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惠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项建勋看了看被几个人抬着的豹子,脸上也是惊疑一片,自己的手下有多少斤两,他最清楚不过,如果说是打群架被打的满脸‘花’,甚至折个胳膊断个‘腿’什么的也就算了,但是五六个人竟然被人家一个人给打了,那个人得有多凶悍?

    项建勋蹲下来仔细查看了一下豹子的情形,然后从‘裤’兜里‘摸’出手绢擦了擦手上的污渍,然后才对着那几个眼巴巴看着他的小青年说道:"没事,只是外伤,一会就醒过来了,回家修养两天就好了!"

    那几个小青年答应一声,顿时就有两个人驾着豹子走向一边,坐在旁边等待豹子自己醒过来,而剩余的那几个小年轻则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走出来一个人,看着项建勋说道:"项少,豹子哥虽然说话是冲了一点,但是在一开口的时候就点名了是您要过来吃饭,人家是完都不理啊,豹子哥是为了给您挣面子才动的手,再说我们打的是大堂经理,也没主动去招惹他们,但是,那伙人就不分由说的吧豹子哥打了,这不仅是看不起我们兄弟几个,他们也完没有吧项少您看在眼里啊!"

    男人嘛,总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动物!要说本来项建勋就有几分意动的话,到现在的时候,可以说是已经怒火攻心了,作为一个纨绔,要有纨绔的本质,比面子什么的看的比什么都重!钱才反而是最轻最轻的!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小弟被打了,是为了自己才被打的,如果自己今天不把这个面子找回来,是不是会叫别的小弟寒心呢?

    今天的这个面子,是不找也得找了!

    项建勋甩了一下手臂,将手里的手绢扔在一边,大手一挥:"走!跟我去看看,究竟是哪路的‘毛’神,竟然敢在保州不给我项建勋面子!"

    几个小青年顿时一改溃丧的表情,变得眉飞‘色’舞起来,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的甜,只要项大少亲自出马,哪里还有不能手到擒来的道理,甚至几个人已经开始盘算着要怎么折磨那个‘不开眼’的小子了。(. ) 。

    项建勋刚刚走进太白居,从旁边的‘阴’影里走出来两个人,其中的一个轻孝感著名癫痫专科医院声说道:"酒爷,要不要上去帮一把?也许能直接取得老大的信任呢!"

    这两个人就是一直尾随着段飞的小酒以及小酒下边的一个小弟,外号叫疯狗,打起架来跟疯狗一般,不把对方打的爬不起来绝对不算完!

    小酒看了看项建勋的背影,轻笑了一声:"放心吧!这小子进去也是一个挨揍的份,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等他看到老大之后的表情了!"

    疯狗诧异的看了太白居的‘门’口一眼,项建勋几个人的背影已经完消失在里面了:"你是说这小子认识老大?"

    "嗯!就看他的记忆里有米有那么出‘色’了!"小酒将手里的烟头弹飞,吐出一连串的眼圈:"还记得咱上海的市委书记项老头吧?这小子就是他们家的崽子,老大曾经去过项家一趟,就看这小子有没有那么高明的眼力了!"

    "嘿嘿!"疯狗也终于放下心来,‘摸’着自己有些胡子茬的下巴嘿嘿直乐,"我现在也想着看看那小子看到老大之后,究竟是什么表情了!"

    小酒直接伸手拍了他脑袋一下:"笨!他认识我,我不能进去,但是你没事啊,大可以大大方方的进去看热闹,然后把事情完完整整的讲给我听!"

    疯狗也伸手拍了自己脑袋一下:"就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酒爷,您请稍待,我去看热闹了......"

    话音未落,人早已经一溜烟的冲着太白居的‘门’口溜了过去。(.

    而项建勋在几个小青年的指引下,直接来到二楼,直接就是一嗓子:"是哪个‘混’蛋欺负我兄弟的?给老子滚出来!"

    听见这声响亮的呼唤,所有包房里刻意提起耳朵听着走廊里动静的人都兴奋的站起来,拥挤到‘门’边准备看热闹,这种习俗,永远都是国人最喜欢的一项运动,即使是经甘肃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历了千百年的传承,依旧从未改变过!

    段飞这个时候正在夹了一块糖醋丸子往嘴里送,闻言直接放下筷子:"这家伙来的还真快,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我都猜想,是不是这货故意给我下套,想要折磨人来的!"

    赵鹏飞也是一脸的凝重:"说不定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要不你先躲躲,让我来应付,怎么说我在保州这一亩三分地上有几分名声,他一个才来的纨绔也不见得敢把我怎么样!"

    "算了吧你!"段飞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就你那点名声,吓吓一般的老百姓还行,这种红‘色’家庭出来的人,你那点东西是吓不住人的!"

    段飞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准备出去看看。

    邱雅一脸的紧张,以前段飞打架的时候她从来都不在意,因为她知道段飞绝对不会打输的,但是今天,惹到的是保州的一个纨绔,这种人,光是功夫是绝对惹不起的!

    赵鹏飞看着段飞站起来,也只好默默的跟在他身后,同时站起来的,还有赵鹏冲,三个人各人有各人的心思,都准备同时承担起这件事情!

    白雨这时候也站了起来:"飞,刚才那些看热闹的说的对,民不与官斗,我看你还是躲躲吧!"

    "哈哈!"段飞大笑一声,回头朝她挤挤眼,"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我可从来都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呢,事越大,我就越喜欢!"

    段飞再次扭头看着赵鹏冲:"如果他们动用警界的力量把我抓走的话,你要帮我保护白雨和邱雅的安,不要担心我,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的!"

    赵鹏冲看了两个姑娘一眼,然后伸手拍拍‘胸’口:"放心吧师傅,只要我还活着,没有人能动她们一根头发!邱雅是您的妹妹,那就是我师姑了,谁敢动我师姑,我砸碎了他!"

   &鄂尔多斯癫痫病医院哪家好nbsp;在场的三个男人之中,赵鹏冲可以说是力量最小,最没有用处的那一个,但是段飞偏偏就找上了他,这叫他很感动,当即便发下了宏愿。

    其实段飞也有他自己的想法的,赵鹏冲既然是赵鹏飞的弟弟,那么赵鹏飞自然不会不管他,相反,赵鹏飞对于这个弟弟,是十分的爱护,十分的在乎,这些在今天的接触中,并不难看出来,段飞之所以选择赵鹏冲而不选择赵鹏飞就正是这个原因。

    再有一点的话,那就是赵鹏冲是他踏进这片社会以来,看见的第一个对胃口的人,他完相信赵鹏冲的话是发自心底的,一点都不掺假的!

    "嗯!"段飞满意的点点头,抬起脚步准备出‘门’。

    "嘭!"房‘门’发出一声响亮的嘶吼,被人一脚踹开。

    穿着一身阿玛尼套装的项建勋出现在‘门’口,俊美的脸上已经满是愤怒的颜‘色’,他也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打了他小弟的凶徒竟然这样的托大,就连他找上‘门’来都假装不知道,不出来见自己,非得要自己亲自打上‘门’来!

    "在刚才的时候,是谁打了我兄弟的!有种的给老子站出来!"

    段飞笑眯眯的转过桌子,站到项建勋身前不远的地方:"是我!是我打了你的狗‘腿’子,怎么?你想帮他们找场子?"

    段飞这么一说,项建勋还不觉得怎么样,站在项建勋身边的几个小青年可就腻歪了,狗‘腿’子,虽然说是狗‘腿’子,但是哪里有人这么说的?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

    "‘混’蛋!你才是狗!"

    两个气‘性’比较大的小青年直接怒吼一声,捏着拳头就冲上去了,完忘记了在不久之前,他们几个人之中功夫最高的豹子是怎么一个惨样。

    段飞淡淡的笑了一声,上前一步,然后两只手臂在空中快速的挥湖北哪里治癫痫治得好动,勾勒出一连串的幻影。

    砰砰!

    啪啪啪啪啪!

    几乎是同时间,那两个倒霉的家伙先被段飞一脚重重的跺在脚尖上,然后就是一连串的耳光,和之前的豹子如出一辙!

    "够了!"项建勋话音出口的时候,才发觉眼前的这一幕似乎在哪里见过,而段飞的面孔看上去是那样的熟悉,似乎在自己的心头烙印过一次,到现在都没有磨灭。

    段飞才不管他有什么反应,只是默不作声的打够了才猛然收手,任凭两个人头晕目眩的摔倒在地。

    段飞冲着那两个歪歪扭扭挣扎了两步倒在地上的家伙冷笑了一声,然后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向项建勋:"都说打狗看主人,我现在把狗打了,准备打狗人......项大少,你怎么说?"

    项大少,你怎么说?

    项大少,你怎么说?

    听着这熟悉的语句,听着这熟悉的语气,项建勋的脸‘色’唰的一下子变的惨白无比,身体也情不自禁的开始哆嗦了起来,因为他终于想起来,眼前的这个身手远超身边的打手小弟的人,曾经在爷爷的家里出现过,他的名字响彻大江南北,他的名字叫段飞!

    项建勋勉强定了定神,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颤抖着声音说道:"原来是飞爷驾前,建勋眼拙,竟然一时之间没有认出来,不知道飞爷是否还记得前些年在上海曾经拜访过项书记吗?我是他老人家不屑的孙子,项建勋!"

    所有看热闹的人都楞了,眼前,这究竟是怎么一副情况?项大少吃错了‘药’还是认错了人?

    看起来那个人就是一个小‘混’‘混’啊,那一身廉价的休闲服骗不过这些久在保州长大,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的本地人,难不成,这里这么多人都看走了眼了?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一个过江猛龙?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