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国奥 >正文

九龙神鼎最新章节_ 第899章 断仙崖主(六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惠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低头一看,传讯玉佩中露出一行小字:“有一位前辈,愿意花一亿晶石购买,是否愿意?”

    苏羽当然愿意!

    血滴子是一件烫手货,能早些扔出去就早些扔出去。

    至于一亿的价格,从苏羽了解到的行情来看,还算公道。

    这一亿晶石,可不是谁都能拿得出来,天涯城一年的全部财富,也不见得有一亿晶石,能购买血滴子的,必定是一方擎天巨擘。

    “来荒古恶林交易。”苏羽简短道。

    唯有此处最是安全,若天涯拍卖行不守承诺,他可以躲进古铜树人地域,有银木和上万古铜树人,万象老怪追进去,也是死路一条。

    半日后,三道人影破开风沙,降临在荒古恶林前。

    凌仙子,公孙无邪,还有一个戴着红色面具的华服中年。

    华服中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明明近在眼前,却好像身在天边,十分古怪。

    “怎会那么巧,又是这里!”公孙无邪双手抱在胸前,心头仍然气恨不已。

    凌仙子脸色也分外不自然:“崖主,小崖主就是在林中被一个银面树人下了禁制,还请崖主出面,让那银面树人解开禁制。”

    红色面具的华服男子,居然就是断仙崖的崖主,也是公孙无邪的生父!

    “没用,的确如那个银面木人所言,尘仙之力也解不开,找到它也没用,何况,这林中深处,给我一种不安之感,还是不要贸然进入!”

    公孙无邪气道:“难道我们真要受那个淫\/贼摆布?”

    “淫\/贼?”华服中年摇了摇头:“他如果是淫、贼,你们还能冰清玉洁回来?”

    “依我看,他是一个谨慎的人,出于担忧才暂不交出种子,无邪回到宗门之后,好生相劝,相信不会为难你。”华服中年不以为意:“凌仙子,那名交易的人呢,通知他现身。”

    凌仙子点头,取出玉佩,正欲联系苏羽,华服中年却淡淡道:“不必,他已经来了。”
癫痫病治疗费用大概多少
    一袭身着斗笠的青年,披着银色长发,迤迤然从林中深处迈步而出。

    凌仙子擒着狐疑,从步伐来看,有些眼熟。

    而公孙无邪则是愣了愣之后,郁闷的小脸,展露惊喜:“是他!爹,小姨,是他!”

    凌仙子诧异望着公孙无邪惊喜模样,她记忆中,侄女少有这样失态的。

    华服中年望过去:“哦?是谁?”

    “在三杀帮救过我的那个家伙!”公孙无邪满脸喜意,深深注视苏羽,仿佛遇见了久违的朋友。

    一月以来,她每每想到那一日,就会情不自禁猜想青年身份。

    在她危险时刻,替她承受诅咒之力,那一幕,非常深刻烙印在他心间。

    华服中年目光暗暗一凝,闪烁一缕惊色:“是他!!”

    “爹,我过去跟他谈。”公孙无邪道。

    华服中年摇了摇头:“不要过去,交给我就是。”

    “阁下,晶石在这里,仙器呢?”华服中年扔出一枚戒指,丢在两人中间。

    凌仙子目光微微一闪。

    苏羽也取出一个空间戒指,丢在两人中间。

    接着,二人同时取走对方的戒指。

    华服中年随手一抬,物品隔空飞入掌中。

    而苏羽,而是酒红右眼一闪,戒指瞬移到了苏羽掌心。

    这一幕,令华服中年眉尖一挑,凝色更浓。

    万象可以瞬移不假,却做不多将其它物品瞬移。

    这,是两个概念!

    苏羽扫一眼戒指内的晶石,淡淡道:“数目没错。”

    华服中年也扫一眼戒指中,躺着的血滴子,徐徐颔首:“魔道至尊仙器,也不假。”

    “既然如此,告辞。”苏羽转身,跨入林中重庆癫痫病什么医院好深处。

    公孙无邪要追上去,却被华服中年拉住:“告辞。”

    目送苏羽离开,华服中年大袖一挥,将两人带走,落在一处荒芜沙漠。

    凌仙子皱眉道:“崖主,为何放过那个人?他敢拍卖魔天璇的本命仙器,我们应该将其抓起来交给魔天璇发落,为什么崖主改变注意,与他真的交易起来?”

    华服中年手握戒指,面带笑意:“因为,他是救了无邪的那个人!”

    “因为恩?”凌仙子懂了。

    “不,是因为他的人!”华服中年笑道:“有意思,没想到能见到他本人。”

    公孙无邪眼前一亮,比凌仙子还好奇,如好奇宝宝一样,拉扯着华服中年的衣袖:“谁呀,他到底是谁呀父亲?”

    华服中年道:“你们可曾记得,一年前传出血帝陨落的消息?”

    凌仙子立刻道“当然记得,中州王坐下第一万象强者,被一个出世的魔道很人追杀三天三夜,最后血帝从世间被抹除。”

    “据说,那是一个血发血目,身披血海,邪气冲天的魔道狠人!”公孙无邪也略有耳闻:“血帝那种接近尘仙的万象,数遍中州也没有几个敌手,除非九大州王和父亲亲自出手,否则没人能奈何他,那个魔道狠人,很可能是触摸到尘仙境界的绝代强者,未来极有可能成为大陆新一代尘仙。”

    华服中年呵呵笑道:“不错,正是此人!他的来历,九州大陆都在调查,却无人探查到半点消息。”

    公孙无邪满眼憧憬:“的确是一位大前辈,可是跟救我的那个人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之间当然没关系,因为,他们就是一个人!”华服中年道。

    闻言,公孙无邪和凌仙子恍如雷霆万钧轰击,僵立当场。

    公孙无邪目瞪口呆,小嘴夸张的张着,像是能塞进一个鸡蛋:“你说。。救我的人。。就是那个血红血目,身披血海的魔道狠人?”

    凌仙子也吃惊之极:“崖主,不可能吧,这个青年虽未看见正面,应该是银发,而且气息也不怎么强大,怎么会是同一人?”

    “此事不用怀疑!他手中的半蓝半黄圆球就是证据,那,其实是昔日鬼族信阳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大帝的九颗黄泉珠之一,昔年被神一尘击散,一颗流落九州大陆不知所踪,因此,此物只有一颗,不管他外貌和修为怎么变化,都可以凭此球确定,是同一人!”

    “那个救你的人,使用过的半拉半黄圆球,如果你描述无误的话,就是黄泉珠!”

    公孙无邪和凌仙子被震撼得久久不能言。

    “这也是为什么,我刚才没有擒下他的原因!以我目前投影的实力,很可能反被对方灭掉,殃及你们。”华服中年道出原委。

    凌仙子道:“难怪魔天璇的本命仙器,会落在外人手里,也只有这样的魔道狠人,才有可能压主魔天璇一头。”

    魔天璇在九州大陆,也是一位极其强横的存在,尘仙之下罕逢敌手。

    如今看来,却是不如那位出世便抹杀血帝的魔道狠人。

    “此事,我会亲自询问魔天璇,顺便将仙器还回去。”华服中年道,听语气,好像与魔天璇关系匪浅。

    公孙无邪低着头,眼里闪动着小星星,满眼亮晶晶,轻声道:“那位魔道狠人救了我。。”

    问世间哪一位女子,不崇拜绝强者,尤其是与自己发生过交集的绝代强者。

    他们离去后半日。

    五道金色的骄阳,划破虚空,照射大地。

    五道金光闪闪的人影,各自头顶顶着日月王冠,冷漠占据在上空。

    金光卫,追杀苏羽足足半年的五位绝顶万象老怪。

    魔天璇都差点死在他们手中。

    五人环绕祭坛附近,旋转一周,其中最年轻的金光卫道:“首领,发现了时间之力的残痕!”

    咻——

    四位金光卫赶过来,围住一块空间,那里,赫然是苏羽施展时间之力,将胡晚归定住三息的区域。

    他们五人,竟然不远万里找到了这里!

    “看来错不了,那个通缉犯,来过这里!”金光卫首领冷冷道。

    最年轻的金光卫道:“首领,此子牡丹江市癫痫病治疗技术行踪十分飘忽,毫无规矩,郁灵山留下过痕迹,此地又留下痕迹,完全无法确定具体位置,只凭时间之力的残痕,很难抓住他。”

    他们检测时间之力波动的手段,效率十分低下,往往过了许久才会发现,以至于经常耽搁。

    “不用担心,一月之后,我的心劫火将达到圆满,那时候,我就能感知到留在那小子体内的劫火了,他跑多远,都无法逃出我的感知。”首领道。

    其余金光卫面露喜色:“呼,首领神功总算大成,如此一来,那个小子插翅难逃!”

    当初,他们在苏羽突破时,引来万象老怪突破时才有的劫火,险些将苏羽烧得形神俱灭。

    后来得到紫萱相助,才除去了绝大部分劫火,可仍有少部分,融入了苏羽肉身中。

    若金光卫首领能感知到苏羽体内的劫火,苏羽在劫难逃。

    “一月后,可见分晓,他,逃得太久了!”金光卫首领,冰冷而道。

    ——

    十日后,苏羽回到宗门。

    早在他回来之前,苏羽在天涯城所作所为,已经传回宗门。

    外门知道苏羽,缘于中妖无上。

    现在,外门无不震惊于他在天涯城如日中天的名头。

    如今他回来,如何不吸引八方关注?

    回到妖魔山,望着久违而熟悉的环境,苏羽有种莫名亲切之感,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可是妖魔山空荡荡,除却冰无心在闭关,白善良和天壬尧已经领了任务离开宗门。

    苏羽索然无味,推开院门回到屋中。

    “你回来啦。”一声熟悉轻音,飘入耳中。

    苏羽猛然抬头,一袭紫色裙裳,面容清丽如荷花的女子,听亭亭玉立在屋中,冲他嫣然一笑。

    “紫萱!”苏羽面露喜色:“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