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热图 >正文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二章 还有一生的时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惠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二千四百六十二章

    在外面溜达了一上午,梁尘才回到了轻溯。

    一进去,便看见严以惊和管家表情严肃的在说着什么。

    只是她一进来,他们就停下了。

    严以惊还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弄得梁尘很不自在。

    “怎么了?”梁尘不解的问道。

    严以惊骤然一笑,那一笑,有一种冰山换春暖的感觉,“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回来晚了一点。”

    “哦,逛着逛着忘记时间了。”梁尘随口解释了一下。

    她也不管两人信不信,便拧着东西回自己房间去了。

    管家欲言又止,“我也不知是不是我看花眼了。”

    “行了。”严以惊打断了他,“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更不要让她知道。”

    “可是……”

    “没有可是。”

    看着严以惊的冷峻,管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答应,“好。”

    “先去忙吧。”严以惊丢下手中的报纸,起身往梁尘的房间走去。

    梁尘正把买来的衣服挂在衣柜里呢,虽然严以惊给她准备了不少,但大多都是名牌,价值不菲,她都不敢随便穿的,便自己买了一些便宜的家居服。

    严以惊敲门进来,见她整理东西,便说道,“还真是买了不少东西。”

    “对啊,虽然你也给我买了不少的东西,但不是自己买的,有的还是用得不习惯的。”梁尘将东西都整理好之后才说道,“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了?”

    “我从来都不关心这些,我只关心你。”严以惊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梁尘吃痛的捂着头说道,“说就说,动手动脚做什么?”

    “我可以说任何一个人,但我能动的就只有你一人,你说我不动你动谁?”严以惊往她的床上一趟。

    梁尘这下也不觉得疼了,反而有些暖洋洋的。

    她从来都没想过,这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因他的体质,导致他此生贵阳癫痫病那里能够治疗好唯一能亲密接触的人,便只有自己了。

    “杨医生不是在给你治了吗?以后你若是治好了,说不定还瞧不上我呢!”梁尘冷哼一声,颇有些吃醋的意思。

    她还背过身去不打算理会这男人了。

    结果严以惊伸手就是一拉,将她结结实实的拉到了怀里抱着,“那我就不治了,以后只有你一个人。”

    “哎呀我就随便说说……”梁尘红了脸特别不自在。

    而且她发现每一次和他靠近,她就会心不由己,所以总害怕与他靠近。

    之前严以惊到是挺尊重她的,除了情动之处的吻之外,并没有强求什么。

    可今天的他,好像不一样了。

    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就是让她脸红心跳。

    严以惊噙着笑,眼底星光熠熠,“你随便说说,可我却当真了。”

    “严少……”梁尘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严以惊却将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并闭上眼睛,轻轻喃喃的道,“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也能这么抱着一个人,千寻你知道吗,我很庆幸这个人是你。”

    梁尘不知道严以惊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和自己说这些话。

    可她还是被这些话给感动道了。

    她也闭上眼睛,感受着这种亲昵,“还有一生的时间呢,你可以慢慢抱。”

    “这句话,我很喜欢。”像是得到了什么承诺,严以惊直接低头亲住她的唇。

    是顺其自然的吻,也是情到深处的吻。

    这一次梁尘没有拒绝,而是大方给了他回应。

    虽然两人的吻技都很生涩,可并不能阻止他们之间的热情。

    只是严以惊今天,的确很以前不一样了,吻得又热烈又缠绵。

    手也不由自主的腰间徘徊,那种酥酥痒痒的感觉,像极了那一晚他带给自己的战栗。

    严以惊似乎感受到了她的颤抖,便放温柔了这个吻。

    两人也慢慢的倒在了床上,大约是要更进一步。

    只是……门外又响起了声音。

    这一次是电话的声音,那声音梁尘和湘潭最好的癫痫医院严以惊都特别清楚,是管家的手机铃声!

    “接电话呀你快接电话呀,你在不接电话我就报警了!”

    管家的欣赏水平很特别……

    他哆哆嗦嗦的跑去接电话了,可房间内的火焰却被他浇灭了。

    严以惊咬牙起身,深呼吸了几口后才说道,“我先出去一下。”

    “……好。”梁尘自己也羞愧得不行,也只有他出去了,她才能慢慢的平息。

    严以惊出来,一脸怒容的吼着吴管家的名字。

    管家一个哆嗦,赶紧挂了电话,悄悄的从廊道外探出头来说道,“少爷,你先别生气,你生气我就不敢过来了。”

    “你什么时候能改掉你那偷听的毛病!”严以惊愤怒的质问道。

    “我可没有偷听,我就是在打扫卫生。”

    “是吗?”

    隔得老远,管家都听见了他握紧拳头的声音。

    “少爷,我有别的事好跟你说,你先去书房冷静一点,我给你准备一杯冰水!”管家急忙说道。

    “我到是要听听你打算怎么解释。”严以惊气急上楼了。

    管家这才松了口气,抹了抹额头的汗去给严以惊倒水。

    上楼前梁尘也出来了,见到管家的时候,她的脸还是红红的,都不敢看管家的眼睛。

    管家只是看了她一眼,也没多说什么便上楼了。

    敲响了书房的门,管家的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听到严以惊准许的声音他才推门进去,将一大杯冰水放在了严以惊的面前。

    严以惊的眼睛一直冷冷的盯着他,明摆着还在生气。

    “少爷,你先喝水,喝水。”管家指了指桌子上的冰水劝着严以惊。

    他抬手将一大杯冰水都喝下后,才重重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说道,“说,什么事?”

    “刚刚我接到一个电话……”一说起那电话吧,管家自己都心虚,迅速往后退了一点,双手摆得飞快,“少爷你先别生气,这事儿事关重要,你先处理。”

    “说。”严以惊薄唇紧抿了几分,星眸里都是寒芒。

    “我刚接到的是小莲的电话,她说她想起一件事来。”
安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的效果好r>     严以惊收回了视线,看向落地窗外的夕阳色。

    绚烂的晚霞泛起层层光点,而他的眼眸中也忽明忽暗的山锁着。

    管家正色道,“那天千寻小姐不舒服,便没怎么吃东西,小莲关心的问了下,她说想吃烤鸭,小莲便去做了,做了烤鸭后她去问千寻小姐要不要吃,她说先放着,等她一会想吃了再去吃,小莲便把烤鸭放到了烤箱里温着,并告知了千寻小姐,后来她便回去休息了。”

    “这和之前不是一样吗?”严以惊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是,当时我听着也觉得没什么不对,可问题是……千寻小姐既然说了没胃口,又怎么突然想吃烤鸭这种油腻的东西呢?”管家提出了质疑,“这段时间我也观察过千寻小姐的饮食习惯,她不怎么爱吃油腻的东西,且偏爱水果类和酸甜口的东西,很少吃油腻的东西。”

    严以惊瞬间变得沉默起来。

    管家犹豫的道,“我知道少爷不想承认这个事实,我也不想承认,但是小莲是跟了这么多年的人,她做事一向很小心的,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还有今天……我确确实实看到她从一家高级茶舍出来的,出来的时候还左右看了看,才离开的。”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严以惊转过身去,背对着管家。

    管家想劝说什么,可又知道劝说一点都不管用,最后只能叹气离开。

    梁尘手凉脚凉的躲回了房间,心脏砰砰直跳。

    她原本只是想来劝劝严以惊别动怒的,毕竟管家也不是有心的,可却没想到意外听见了这段对话。

    管家似乎发现了什么……

    她害怕的蜷缩在被子里,很是无助。

    越来越少的空气和冷汗带给她阵阵窒息的感觉,她才掀开被子让自己重新获得空气,但大量的空气带来的不只是氧气还有寒冷。

    汗湿的衣服瞬间变得冰冷,寒冷彻骨。

    偏偏这时严以惊还来了,敲了敲她的门。

    梁尘胆战心惊起来,怕他是来质问自己的。

    如果真是这样,她该怎么办……

    梁尘瑟缩的看着门,迟迟没有声音。

    “睡下了吗?”严以惊没听到声音,迟疑了一下问道。

    “……是啊,我睡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梁尘急忙说道。桂林癫痫临床治疗方法>
    房间外静默了一会,才传来了严以惊的声音,“那你早些休息,天气凉了,记得盖好被子,别着凉。”

    “好,你也是,晚安。”梁尘最后一句,是蒙在杯子里说的,好让严以惊彻底相信自己已经睡下了。

    严以惊离开了,她悬着的心也稍稍安稳了一点,可还是晃悠得厉害。

    她甚至想过要不要马上收拾东西走人……

    可她却清楚的明白,自己是走不掉了。

    不管等待她的是什么,她都得去面对。

    有一会梁尘甚至觉得这本来就是自己应该去承担的后果,又何须去逃避呢。

    是蜜糖还是砒·霜,她得得吞下去。

    带着这种战栗,她又是一整夜都没休息好,早上起了个大早,去外面透了透气。

    秋天的游泳池,基本上都空置了,可这里面的水还是每日都会更换。

    佣人正在清理游泳池,梁尘站在那里看着水面走着神。

    刚到这里的时候,她什么都不熟悉,却特别觊觎这游泳池,总想着溜进来游一游。

    后来她能随便进入泳池了,可没两天,已经是秋天了,天冷了,不能游了。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从炎炎夏日,住到了秋天。

    秋天明明是收获的季节,可她却好像要失去了全世界。

    全市及……

    不知不觉间,那个人已经成为了她的全世界。

    佣人离开,泳池里重新注满了干净的水,清澈见底。

    梁尘慢慢的走到水池边,不由自主的伸出脚去试探那水。

    真凉啊……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让人心也凉透。

    梁尘将自己一点点的沉入水中,然后蜷缩的抱起膝盖坐在了池底。

    这种压迫的感觉像极了当年小妈把她推入水中时的感觉,很窒息,很压抑,很疼。

    (今天更新公众号小剧场,记得来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