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中考 >正文

生死公交车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735章 带刀侍卫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惠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

    鬼在这个世上是存在的,对我而言,他们就像人一样的存在,我觉得不是每一个鬼都该遭到杀害铲除。就拿昨晚的女鬼来说吧,暂且不说我有没有能力杀她,事出必有因,她既然要杀林香儿,一定有她要杀的理由,而她的所作所为还没触碰到我的底线,目前还没有除掉她的想法。

    我摇摇头,表示没有除掉她。

    林香儿脸上有些失落,但随即露出笑容,她说:“没有除掉没关系,反正以后有你在我身边,就算她是鬼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林香儿再次把银行卡递给我,她的眼神在告诉我,这钱我必须得收下。这钱打死我也不能收,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要是拿了她的钱,以后可就真成了她的保镖。

    我把银行卡再次退还给她说:“这女鬼拼了命的要杀你,你是不是对她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平时我连一只蚂蚁都不敢伤害,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呢,我林香儿敢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做过伤人性命的事。”林香儿理直气壮的说,看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

    冤有头债有主,那这就怪了,女鬼为什么要杀她难不成这是一个要命的误会

    她又把卡递给我,我站起身说:“别忘了,你只是想我充当你的男朋友,帮你摆脱那个混蛋的纠缠,貌似我已经做到了,所以我可以走了。但临走之前,我必须要提醒你一下,那个女鬼昨晚没有杀了你,今晚她很有可能还会去找你。”

    潇洒的一转身,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任凭林香儿怎榆林市癫痫病知名医院么呼喊我的名字,我始终没有回头。

    说实话,我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我开始顾忌古秋月的话了。我不怕一万,但我怕万一,纵然我拥有永恒不死之身,但我实在承受不起家破人亡和失去葛钰的打击。

    走出大学校园,我坐着车到处去买女儿红,烟哪里都能买,但女儿红不是随处可买。

    找了几条街,终于找到比较适合我买的女儿红,用了不到一百块钱便买了一箱。至于烟嘛,我没有给她买大中华,而是买了一条最便宜的烟,二十五一条的散花烟,就这烟,平常只有那些特节俭的农民工抽。

    今天古秋月让我送烟送酒,但没说多少价位的,正好赶上我没钱了,所以先让她迁就一晚。如果她实在不高兴,明晚再给她换好的。

    唉,如果一直买好的烟酒,恐怕某天我得当裤衩了。

    夜晚,临去之前,我用公共电话给葛钰打了一个,把古秋月的事跟她说了。她相信我就像我相信她一样,不存在任何的怀疑,为了小萌能够好好活着,她支持我这么做,不过她提醒我小心点儿。

    八点多时,我便来到坟地,这里越来越狼藉,越来越阴森可怕。

    “他娘的,老娘让你早点来,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来到坟前,我还没说话,古秋月便在坟墓里大骂起来。

    特么的,现在才八点多,晚吗

    “我以为你说的早点来,没有那么早,明天一定来的比这早。”我把烟酒摆在坟前,任凭她糟蹋。

    “刘明布,你他娘的怎么不去死,你竟然给老娘买连乞丐都不抽癫痫病的治疗方法的烟”伴随着她的骂声,那条散花烟就像是一块石头,以闪电般的速度向我飞来。

    尼玛,速度太快了,纵然烟的重量很轻,但在这样快的速度下砸中人,绝对可以要人命。没想到一条破烟,会惹得她龙颜大怒,要知道这样,就算是当裤衩也给她弄条好的啊。

    以我当下的能力,我躲不了。莫说我,就是一等高手,面对这飞来横祸,也是无奈。

    我知道,我会被这条烟砸死,我估摸着她也知道,我可以重生,所以才出手这么狠。

    然而就在它要从我心脏上穿过的时候,它贴着我的胸膛滞留在了空中。

    古秋月怒不可遏的说:“既然买了,咱就别浪费,这条烟属于你,你给老娘抽的一根不剩了才能离开这里。”

    我类个苍天啊,让我抽这样的烟,还特么的要不停的抽一条,这是要抽死的节凑啊。

    “噗”

    古秋月打开酒喝一口,然后全喷我脸上了。

    “烟是最便宜的烟,酒是最差的酒,刘明布啊刘明布,你胆子倒不小啊,竟然敢跟老娘耍起心眼了。这酒也交给你了,给我喝的一干二净,若是敢浪费一滴,我就让小萌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啊啊啊疯了,我要疯了,我快被古秋月折磨疯了。

    特么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话又说回来,我这也是自作自受。

    “秋月姐,其实我也不想买这么便宜的东西,但我实在没钱啊。你看这样行不,今晚你先迁就一下,北京石景山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明晚就算我砸锅卖铁也要给你买好的。”我讨好的说,希望她能饶过我这一回。

    “别跟我废话,赶紧喝你的抽你的,否则小萌就没了。”古秋月催促道。

    无语,对古秋月无语,对自己也无语。

    要是没有巨人之眼的清洗,这会儿的我该是多么牛叉,古秋月算什么鬼,在我面前得喊爷爷。我现在非常希望,我之前的那些能力能够在这一瞬间完全恢复。

    得,迫于无奈,我狂抽,我狂喝,死了也不怕。

    “秋月姐,我们相识也有几天了,你能不能出来让我看一眼你的样子”

    “你想见老娘,痴心妄想”古秋月不假思索的说。

    “那秋月姐,你能跟我说说你的身世吗”

    “秋月姐,你一个人躺在里面不闷得慌嘛,出来透透风吧。”

    “秋月姐,今天早上你为什么说林香儿会把我害得很惨”

    “秋月姐”无论我怎么说,她始终不再理会我,而我在心里已经默默的问候了她祖宗八百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大半夜,眼看我就要大功告成,可以回家睡觉了。但我清楚的知道,我已经回不去,我醉了,走不成路了。

    “啊啊啊”

    我心里有些郁闷,蹲坐在地上,一手持烟一手拿酒,对着夜空仰天长啸。

    这一长啸,开封市权威的儿童癫痫病医院没吓到别人,倒是把我自己快吓死了。

    仰头对明月的瞬间,我惊恐的且清楚的看到有一个长发男人从空中快速飞过。这个男人身着一套黑色的衣服,手持一把大刀,衣服一看就不是现代人穿的。整体看来,他的模样和装扮特像古时候的带刀侍卫。

    不简单,这个男人肯定不简单。

    在这个黑衣男人消失后,我对着坟头醉醺醺的喊道:“秋月姐,你看到没刚才有一个黑衣人从咱们头上飞过。”

    “吼什么吼,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古秋月的话戛然而止。

    “秋月姐,你不会认识他吧快跟我说说,他是谁,干什么的,他怎么会飞”虽然我喝醉了,四肢不听使唤了,但脑子还是清醒的,从她的话中我听得出来,就算她不认识那个黑衣人,最起码她知道一些他的来历背景。

    “好啊,你想听是吧,不过这说来可话长了。”

    我去,我估摸着太阳明天会打西边出来,她居然愿意告诉我。

    “再长也没事,我有的是时间,你尽管说,就算说到天昏地暗也不是问题。”

    我以为接下来她真的会跟我说,没想到她长叹一口气道:“唉,你有时间不假,但有人没时间了啊。”

    很明显,她这是话中有话,而且我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秋月姐什么意思,你说谁没时间了”我忙问。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